要玩娱乐
您的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重大决策信息公开
果洛州牦牛土种选育考察团考察情况的汇报
来源:达日县政府办    时间:2015年04月18日    

要玩娱乐 www.culturalartscoalition.com      果洛州牦牛土种选育考察团考察情况的汇报
果洛州人民政府副州长  夏胜
为了进一步加快我州土种选育工作,加强畜牧业调整结构,提高畜牧业生产效益,增加农牧民收入,保护退化的草原植被,7月26日~28日,我带领各县分管农牧工作的副县长,州、县农牧局长、兽医站站长及有关畜牧专家赴四川省阿坝州红原县,考察学习了他们在畜牧业发展和土种选育等工作方面的先进经验,现将有关情况汇报如下。
一、 阿坝州畜牧业概况及主要做法
阿坝州地处四川省西北部,位于青藏高原东南缘,有天然草原6782万亩,占土地总面积的54.47%,其中可利用草原5784万亩,麦洼牦牛、三江黄牛、藏猪、藏鸡等地方品种丰富,是四川省重要的草食畜牧业生产基地。畜牧业是该州农村经济的主导产业。2004年,全州畜牧业生产在遭受雪灾等自然灾害及高致病性禽流感的影响下,连续22年获得丰收,年末全州各类牲畜存栏366.63万头(匹、只),牲畜总增率、出栏率分别为24.7%和28.0%,肉、奶产量分别为7.18万吨和8.52万吨,畜牧业产值和增加值分别达10.39亿元(现价)和7.35亿元。分析阿坝州畜牧业发展状况,主要呈现下面几个特点:
(一)畜牧业发展思路比较清晰
阿坝州在2004年制定了《阿坝州加快畜牧业发展,促进藏区第一州建设方案》,明确了全州畜牧业发展的思路、奋斗目标,提出了“2004年至2007年,畜牧业增加值年均增长4.5%”的奋斗目标和“用4年时间,打造最大的牦牛产品加工区、构筑青藏高原最佳的草原生态系统服务区和建设全国领先的牦牛绿色养殖示范区”的畜牧业工作任务,确定了全州畜牧业发展重点和保障措施。采取召开全州农村工作会、畜牧专业会议安排布置和纳入年度目标管理等一系列措施来保证目标任务的实现。同时,组织科技人员进行了转变经营方式的大讨论,提出了“用系统方法统筹畜牧业,用工业化思路谋划畜牧业,用科学发展观指导畜牧业,在思想观念、科技应用、饲养方式上进行一场革命”的发展理念,以推进全州畜牧业经营方式的大转变。今年,他们根据草地畜牧业的发展要求,经深入调查研究,提出了实现“三个流转”的思路和目标,即草场向联户流转,牲畜向联牧流转,人口向集镇流转。牧区立足建设最大的牦牛产品加工区,加快和推广联户牧场建设,着力建好三大商品生产基地:牦牛奶商品生产基地、牦牛肉商品生产基地和藏绵羊肉商品生产基地,为建设最大牦牛产品加工区提供充足优质的原料,使畜牧业步入了高速发的快车道。
(二)良种畜比例比较高
牲畜改良是畜牧业发展的关键,是实现牲畜良种化的重要手段。阿坝州畜种改良工作起步于上世纪50年代,80年代掀起了畜种改良高潮,8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曾一度出现滑坡局面,“九五”特别是1998年以来,由于各级的重视和农牧民积极性的高涨,加大了对麦洼牦牛等优良地方品种的本品种选育力度,狠抓牦、黄牛改良和半农半牧区山羊的杂交改良工作,逐步扭转了滑坡局面,实现了恢复性发展。
牦牛改良采取引进良种公牛(西杂或荷杂)自然交配与引进高产奶牛冻精人工授精相结合的方式。2004年设牦改冷配点26个,引进良种牛冻精(细管)2.12万支,引进各类良种牲畜1万头(只)、禽兔25万只;繁活改良各类牲畜12.2万头(只);各类改良牲畜存栏达48.6万(只)。良种牛比例达11.9%;黄牛改良以金川肉牛基地建设为中心,辐射半农半牧区各县,2004年设黄改冷配点30个,良种比例达25.4%;山羊改良主要引进金堂黑山羊、南江黄羊、成都麻羊、波尔上羊等优良品种,2004年良种羊比例达25.4%;绵羊改良以培育半细毛羊为主,同时,引入小尾寒羊等肉用品种,探索向肉用方向发展,2004年,改良羊比例达到15.2%。仅红原县设立42个牦牛冻精改良点,前后共组织5万头牦母牛参配,实际配种3.6万余头,累计共获得12500头杂交改良犊牛,成活10200头。截止目前,全县投产改良母牛2500余头,改良犊牛初生重比牦犊牛重1-2.5千克,日增重比牦牛高30-50%,杂交奶牛产奶量比牦牛提高1-2倍,达2-3公斤。2004年,阿坝州组织科技人员通过深入调查研究,根据建设三大产业带(西北部高寒牦牛藏绵羊产业带、大渡河流域肉牛肉羊产业带、岷江流域九寨沟生猪圈养山羊特种养殖产业带)的区域布局原则,编制了《阿坝州畜种改良规划》,确定了今后4年全州畜禽繁育改良工作目标和区域主推品种。红原县除继续开展麦洼牦牛选育基地建设外,省草原研究所和牦牛公司合作投资500万元,在龙日种畜场建立了中国牦牛原种场,购买4000头牦牛,进行选育,组建扩繁群26个,3800头,核心群2个200头,形成以核心群为核心,扩繁群为纽带,商品养殖户为基础的牦牛繁育管理体系,项目建成以后,每年核心群向扩繁群提供特级和一级种牛140头(公母各70头),扩繁群为扩大牧区提供种牛700头(公母各350头)。
(三)草原生态建设的投入资金多
阿坝州在阿坝、壤塘、松潘实施的《国家天然草原恢复与建设》项目全面完成,总投资3500万元(其中国家投资2800万元、地方配套700万元),共建成人工草地7万亩、围栏草地31.8万亩,补播改良草地24.8万亩,购置监理监测设施设备44台(套);在阿坝等8县实施的2003年度国家天然草原退牧还草工程完成了围栏建设任务632.22万亩,完成工程量的100.35%(其中禁牧351.37万亩,完成工程量的100.39%,,休牧280.85万亩,完成工程量的100.3%);共向10788户兑现饲料补助粮2311.4万斤;《2004年国家天然草原退牧还草工程科技支撑项目实施方案及工程实施方案》,建设规模为430万亩(其中禁牧115万亩、休牧315万亩),总投资为8600万元(其中国家投资6020万元,地方配套2580万元),现正在紧张有序的实施,全年完成人工种草40.59万亩、改良草地414.54万亩(含围栏、补播、施肥),建牧草种子基地27472亩,生产各类牧草种子113.9万公斤,推广草粮(林、果)间(套、轮)作21.39万亩,生产配(混)合饲料183.1万公斤、草粉136万公斤,收贮青干草51217万公斤;治理沙化草原500余亩,完成鼠虫害防治252.5万亩次。红原、松潘无鼠害示范区建设项目,通过部省验收,项目区达到了草地无鼠害示范区建设标准,并在阿坝、金川等8县开展了鼠荒地调查。
(四)动物防疫措施比较到位
为确保畜牧业健康发展,阿坝州狠抓了以禽流感防治为重点的动物防疫监督工作。一是2004年亚洲部分国家和地区以及国内部分省区发生高致性禽流感疫情以来,他们高度重视,采取措施,高致病性禽流感防治工作取得明显成效,确保了全州清洁无疫,维护了社会稳定、保证了人民身体健康和畜牧业经济稳步发展。二是按照四川省畜牧食品局的统一安排,在全州动物防检疫系统开展了以整顿乱收费、执法不严、忽视亮证等为主要内容的行风整顿工作。通过整顿,实行了政务公开,做到了透明执法,执法意识得到增强,执法人员的业务知识和技能有所提高,进一步树立了爱岗敬业、服务社会、清正廉洁的行业新风。三是实行政府领导负责制,强化动物重大疫病防治。全州共免疫畜禽891.25万头(只、羽)次,其中牛、羊、猪口蹄疫免疫密度分别达98%、97.5%、100%,猪瘟达到100%,牛出败达到98.8%,驱虫493.83万头(只)次。
(五)产业化经营初具规模
根据现代畜牧业的发展经验,必须推进产业化经营。为此,阿坝州按照三大产业带的区域布局,实施了牦牛肉奶藏绵羊基地、肉牛肉羊基地和圈养山羊地等建设项目,加大生产基地建设力度。积极培育龙头企业,现已培育农业产业化重点龙企业一家,州级两家,牦牛经济园区积极开展招商引资工作,入园企业达到7家,协议资金达1.9亿元,牦牛肉级加工项目进展顺利。2004年全年畜产品加工产值达1.96亿元,较上年增加1.18亿元,增长1.51%,其中省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阿坝牦牛公司实现销售收入0.38亿元,带动牧户1456户,人均增收1352元;州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实现销售收入0.143亿元,带动牧户1050余户,人均增收50元。红原牦牛乳业有限责任公司,占地面积17.3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7万平方米,公司拥有3个分厂,1个牦牛乳制品研究所,拥有资产1.5亿元,年产乳制品生产能力10万吨牦牛奶粉、牦牛液态、干酪素、黄油以及以牦牛奶为原料的乳饮等牦牛乳制品加工企业。今年,该公司多方融资1.7亿元人民币,从瑞士利乐公司引进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乳制品生产线已经进入安装程序。7月将实现全面投产运行,达到年处理10万吨鲜奶的生产能力,产品包括UHT奶、功能性奶、配方奶粉、酸奶、黄油、奶酪、冰淇淋等,预计将有5-10个新产品投放市场。
(六)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快速发展
红源县现成立畜牧专业合作经济组织22个,入会农户3762户,联系科技示范户、专业大户及养殖户3132户。去年在9乡1镇启动了联户牧场建设项目,建成联户牧场32户,修建牧道82公里,暖棚2.98万平方米,草料库1.4万平方米,人畜饮水工程4处防疫巷道圈37个。为畜种改良,畜产品交易奠定了基础。
二、阿坝州牧业快速发展的工作经验
一是领导重视,组织健全。党委、政府基于州情,不仅在牧区生产总方针方面明确将牦改列入调整畜牧业内部结构和经济发展规划的一项重要内容,进行了专门研究和具体布署,落实任务,分类指导。而且采取以重效果、讲实效、增强牧业后劲为核心的指导思想,层层之间签定行政规、业务规两条线责任书,确保了畜种改良顺利进行,大到了布局稳妥、决策合理、措施得力的目标。二是结合实际,宣传到位。结合畜种改良技术持续深入、推广运用,积极探索畜种改良工作方式,使其更好地适应以户经营的畜牧业生产形式,实践证明,畜牧科技推广工作是行政组织、生产管理和业务技术工作的有机结合,提高思想上认识,加大宣传力度是畜种改良的重要保证。三是制度健全,责任到人。从县到乡、到村,责任到户、到人,围绕任务、效果进行考评,把牦改工作纳入综合或单项评比,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四是抓好关键,突出重点。实践证明,明确提出组群、配种、接产等环节进行“三集中”(集中组群、集中配种、集中接产);对参配牛坚持选择,实行“五不要”(老、弱、病、残、幼畜不参配),从组群到配种结束的时间概念上进行“三统一”(统一上点、统一配种、统一结束);为加强各级人员的责任感,明确目标管理责任制,落实责、权、利;要求人员“三固定”,合理安排有限的经费,使我县牦改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三、我州牦牛本种选育现状,存在问题及选育方向和主要措施
牦牛是青藏高原一个特有畜种,是高寒草地畜牧业的一个不可替代的牛种。但又是一个生产性能低,未经正规选育、培育提高的原始畜种。因此,加强牦牛的本品种选育改良和建设牦牛本品种选育繁育体系对促进牦牛品种性能的提高与牦牛资源的开发利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同时在高寒草地畜牧业的可持续发展中,是实现牧业产值持续增长的技术保证。
(一)我州牦牛选育工作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长期以来,我州牦业和全国其它牦牛产区一样都普遍存在着对牦牛品种选育工作重视不够,即重生产,轻选育提高的状况,使牦牛的生产性能和遗传品质改进处于停滞甚至退化的生态。主要表现为体格变小,生长和增重缓慢,出栏重和个体产肉量下降及繁殖率降低等。从选育角度来看主要表现在对种公牛不进行科学的选择与培育,不重视选种选配,随意在亲代群中留种,种公牛饲养管理粗放,极不重视犊牛培育,犊牛哺乳期营养不良,哺乳量不能满足其生长发育的需要,仅相当于应哺乳量的一半。其次是近新繁殖较严重,牦牛由集体所有分到各牧户后,由大群众向小群众转化,牦牛群体数量变少,种公牛一般在各自牛群中选留,头数更少,种公牛数量不足特别是优良种畜更少,同时,对种畜缺乏科学鉴定和选择以及对种公牛利用不合理,公母比例过大,部分种公牛年龄老化,且交配能力差,造成霸而不配,而有的公牛初配年龄过早(2岁),易造成空怀率高及繁殖力降低,而壮年公牛又过早淘汰。以上种种因素都影响着牦牛个体和群体生产性能的提高,制约着牦牛遗传潜力的发挥。
(二)选育方向和措施
本着以草换肉,以草换奶的原则,牦牛本种选育应以肉为主,向肉乳兼用方向选育,有条件的地区也可因地制宜,以乳用为主。
1、积极开展牦牛种内不同品种(或类群)间杂交
家养牦牛源于野牦牛,在自然界野牦牛通过“序位斗争”繁衍后代。而今的野牦牛自然则是生活力强,抗病力、繁殖力、转化天然牧草能力以及生长发育的最强者,它们的内在种质在必然代表者青藏高原自然生态条件下,最适应的特色牛种。因此,在牦牛选育改良过程中,一是应用野牦牛(含野血牦牛)×本地牦牛的方式;二是应用优良地方牦牛品种×本地母牦牛的方式来改良本地牦牛,以提高本地牦牛的生产性能。所以利用野牦牛或含野血牦牛以及不同地方牦牛品种(或类群)的杂交对牦牛的本品种选育改良也具有现实意义。同时开展这种选育改良技术简单,不存在技术操作上的困难,易于推广应用及为广大牧民接受。
2、加强牦牛的本品种选育和保种工作
牦牛的本品种选育和保种工作是提高牦牛生产性能基本途径,特别是在促进高寒草地畜牧业可持续发展和良种工程建设中,应积极开展得加强牦牛选种选配工作,将传统的家畜育种方法与现代育种技术要结合,以利于牦牛品种资源的保存和开发利用。
(三)主要措施
建立牦牛本品种选育繁育体系是一项基础性建设工作和系统工程,在发展高寒草地畜牧业生产及提高生产效能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建立相对集中的牦牛本品种繁育体系,将促进本品种的选育和提高,有利于牦牛种质资源的保存,有利于科学技术在本品种选育和生产中的推广应用,有利于完善服务体系建设。州政府拨付一定数额的资金,以农牧主管部门负责,主要采取如下措施。
1、划定一定的范围,确定一定数目的牦牛,对牛群进行鉴定和建立数据信息库,进行牦牛生长发育和生产性能测定、体形外貌评分及母牛档案记录建立等。
2、根据青海高原牦牛的品种标准开展品种性能鉴定,条件许可时进行性能测定,在此基础上建立种公牛系谱档案和品种数据库。
3、严格种公牛的选留,淘汰和培育。这是提高群体品质和遗传改进的关键,选择优秀的个体进行重点培育。加快牛群血缘更新,减少或在亲代群中留种,争取做到异地选择种公牛或经常进行异地公牛交换,同时对牦牛施予更强的人工选择干预,对品质下降及连续两年不孕的母牛及时淘汰。
4、实行小群控制配种,即按1∶20公母比例将牛群放入一围栏小区进行控制配种以达到选配目的。
最后将选育的种牛向各个牧户推广使用,逐步提高全州牦牛的质量,在本品种选育繁育各个组成部分,无论是选育核心群,扩繁群或选育示范户都应切实加强选种选配工作,严格淘汰制度,以提高本品种选育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