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玩娱乐
您的位置:首页 > 政务动态 > 青海要闻
国家公园省 大美青海情——国家公园论坛特刊(三)
来源:http://www.guoluo.gov.cn    时间:2019年08月22日    

要玩娱乐 www.culturalartscoalition.com 积极探索保护与发展的结合点——访青海省委党校副校长、教授马洪波

  “不断深化对‘三个最大’的省情认识,通过国家公园论坛这个平台扩大青海省在全国乃至世界的生态影响力,且通过汇集全球各地智慧经验,探讨推进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过程中如何找到保护与发展共赢的结合点,把最大的生态价值转化为最大的经济潜力,大力推进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示范省建设。”青海省委党校副校长马洪波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一直以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和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下,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作为全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于2016年在青海启动。从省级自然保护区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从实施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到建设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再至如今开展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积累了一系列可复制可推广经验,三江源已经成为西部大开发以来青海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最响亮“品牌”和最亮丽“名片”。马洪波认为,启动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不仅仅是为了建设国家公园,更重要的是通过体制试点探索来打破长期以来自然保护地“九龙治水”的管理模式弊端,理顺管理体制机制,有效调动生于斯、长于斯的老百姓参与国家公园建设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另一方面就是要以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为“突破口”,引领推动自然保护地管理体制改革。

  从试点伊始至今,经过几年时间积极探索,三江源国家公园内生态得到了有效保护修复,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管理体制机制得到优化,社会参与力度有序扩大,更好地维护了“中华水塔”的生态安全,筑牢了国家生态安全屏障。

  马洪波说:“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要持续推进,必须积极探索国家公园内生态产品的价值实现机制,而这仅靠国家投入和政府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一定要积极发挥好企业和市场的作用,通过发展生态农牧业、生态旅游业等产业,以国家公园的品牌价值探索未来可期的国家公园发展路径。”

  从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到祁连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再到目前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示范省建设,马洪波认为,在当前青海开展的“双试点”正是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两种类型,即一种是如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其试点区域全部在一个省份,另一个就是如祁连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地跨两省,所以在青海探索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基础应该是比较好的。建设国家公园关键就是要建立好管理体制,理顺上级政府与下级政府的关系、公园园区管委会或管理处与所在地区党委政府的关系、公园试点区内与区外的关系及保护与发展的关系,找到能够破解或理顺这四大关系的途径并形成方案,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应该也就完成了。

  马洪波说,国家公园是保护的重镇,也是让人民接受自然教育的场所,是适当开展游憩活动的区域,也是为原住居民提供新的就业岗位的地方,所以说,在这个集保护、生活、工作、游憩为一体的地方,就是要寻求保护与发展的平衡点或结合点,通过实现“四位一体”式的发展,让老百姓在保护自然的过程中享有更多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才能推动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宋明慧)

解决好人地矛盾和保护发展矛盾是关键——访三江源国家公园研究院学术院长赵新全

  从上世纪80年代来到青海工作,赵新全的足迹踏遍了青海高原、三江源头。几十年的科学考察,让赵新全对这里十分了解又充满了感情。作为我国第一个国家公园研究院的学术院长,他带着自己多年研究的经验来到了此次国家公园论坛。

  在谈到国家公园建设过程中如何协调民生改善的问题时,他告诉记者:“这些年在我的研究里,关心最多的就是放牧家畜跟野生动物的平衡,因为放牧家畜是高原藏民族赖以生活的基础,所以我们首先要了解这里的历史和它过去所处的状态。其次,就是把现状搞清楚,如今野生动物在三江源国家公园范围内是31万个羊单位,家养动物110万个羊单位,比例显然是以家养动物占比大,这是现实。最后通过历史和现状的分析,我们才能去看未来的管理,就是山水林田湖草理念在三江源国家公园的实现,哪些计划保护,哪些计划发展,但是发展要有承接区,所以我特别强调国家公园要考虑外围支撑区,用外围支撑区承接国家公园的外围生产区。为了保护藏民族的生活习惯,我们跟他们每家每户核定一定家畜的畜量,从而把更高的空间让给野生动物,承接区就是承接生产,能种人工草地的地方,在冬天来临之前把家畜转到农牧交错区,或者可以种庄稼和牧草的地区,让其不减重,这样就能加快出栏周期,通过这一方式来改变家养动物下仔增重,中间减重,饲养周期长的现状,不仅能提高畜牧业的生产效率,让牧民获益,也减轻了国家公园内的放牧压力,留更多的空间给野生动物。但是这一模式的推行需要一套体制机制和政府政策来支撑,不仅是生态要得到恢复与保护,牧民的生活质量也不能下降,不管是特许经营还是生态补偿、生态守护岗位,让牧民致富,把牧业活动作为商业活动。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这里面的研究空间和发展空间还很大,这些要付诸于实践,还需要政府、科研工作者、管理者、群众共同去努力!”

  赵新全说:“国家公园的管理不光是科学家的事,它包括政府、社会学家、管理者、群众等各界的广泛参与,此次国家公园论坛的召开,把这些人都集聚在一起,交流国内外不同的思想和经验,通过大家的学术交流,体制机制方面的探索,尤其思想火花的碰撞,对国家公园的建设非常有益,对政策的制定非常有利。能够把人地矛盾或者保护发展的矛盾解决好,可能是对国家公园今后建设的最大贡献。”(王 臻)

现在是做环境教育最好的时代——访世界自然基金会环境顾问凌芸喆

  “环境教育的目的就是从人的感性诉求出发,循序渐进建立起对自然的深度认知,引发对国家公园意义的认同、传播与对保护的践行。”世界自然基金会环境顾问凌芸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

  8月20日,为期两天的首届国家公园论坛圆满落下了帷幕。在闭幕式的前十分钟,刚刚结束在“自然教育与生态体验”边会上发言的凌芸喆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当问到参加首届国家论坛的感受时,凌芸喆说:“对于能够参加第一届国家公园论坛,我一直是非常期待的,并且很荣幸。在聆听政府领导的讲话及专家学者的发言过程中,让我从不同的视角更加直观的感受到了大家建设国家公园的初心。同时,通过大家的分享,给了我许多启发。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流平台。”

  世界自然基金会多年深耕中国自然保护一线,2016年与三江源国家公园签署战略合作协议,2018年与钱江源国家公园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环境教育作为世界自然基金会国家公园执行团队的重要组成部分,凌芸喆协助参与三江源国家公园、钱江源国家公园环境教育和宣教系统的规划设计和环境解说资源调查与内容设计等实践工作。

  “三江源国家公园的环境教育,我们主要做的是黄河源园区。我们到现场做了当地资源的调查、文献的搜集,通过这些背景资料的梳理,总结凝练出黄河源头独特的定位,目的就是想让它跟澜沧江源、长江源区别开来。在国家公园的环境教育时,我们都会赋予每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不一样的主题和定位。环境教育是更多的把资源利用起来向大众进行传播,也是将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的一些独特生态资源整合起来。环境教育不是单次的活动,而是一整套完整的设计、一个系统化的规划,这是我们环境教育的初衷。”谈到国家公园环境教育工作时她说道。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新时代,自然教育和生态体验已成为德育现代化的新方位。

  “自然教育和生态体验会让人能够更加直接的感知自然的美好,相当于增加了我们对一个地方的认知,对一个现场更直观的自然认知。但是呢,在感知的背后,需要有一个规范的流程、一个标准,需要制定一个完整的环境教育的框价。”凌芸喆说。

  面对当前的环境问题和环境保护,凌芸喆表示,现在是做环境教育最好的时代,因为教育会带给世界希望。(加毛吉)

加快推进积累经验引领示范——访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自然保护地司副司长严承高

  8月20日,“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与管理”为主题的第一届国家公园论坛分论坛在西宁举行。论坛间隙,本报记者采访了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自然保护地司副司长严承高。

  在谈到“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与管理”论坛的重要性时,严承高说,《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颁布实施以后,我们下一步的任务就是怎么贯彻落实好、实施好。现在各个地方都在探索,因为指导意见是一个顶层设计,具体怎么落地,要结合各地的实际情况。所以今天的论坛围绕我们现在正在开展的一些实际工作,包括各省正在先行先试,‍‍大胆推进等这些工作做一些典型的交流发言,供大家借鉴参考,为更好地推进下一步工作,在全国推广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是一个很好的基础。我们现在就是在安排部署推进,因为这个涉及到一些政策上、技术上、管理上的问题,怎么样结合起来推进这些事情,几位专家的发言给大家做一个介绍。推进这项工作技术方面的问题,一个是调查的,一个是标准制度标准体系的研究,这些方面都是为了从技术上来进行支撑,但技术也没有形成一个标准,现在还在一直探索之中。今天也是一个平台,一个让大家相互交流、相互借鉴和‍‍相互参考的平台,有利于大家结合自己‍‍本省的实际情况,更好地去推进‍‍《指导意见》的落实。

  青海在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与管理工作中有几个优势,首先就是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高位推动,是一个很重要的保障;第二,青海有资源优势,青海的资源很丰富也有特色,这为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提供了很好的基础;第三,青海省在先行先试方面走在前面了,积累了一些经验,取得了一些成效。通过今天这个论坛青海省把这些经验分享给其他省市,那么其他省市在推进这项工作中可以借鉴青海的一些做法和经验。同时,青海也可以从今天的交流中学习别的省市特殊的一些做法,看是否对青海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与管理有好的启发,使之在这方面做得更好,取得更大的成效,积累更多的经验。所以我们希望青海在这方面加快进度,加大力度,加快推进国家公园示范省实施方案,积累更多的经验,来引领和示范全国。(田得乾)‍

先行先试,为全国国家公园建设贡献青海力量——访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西北调查规划设计院副院长周欢水

 

  8月20日,记者在国家公园论坛现场见到了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西北调查规划设计院副院长周欢水,对于长期从事森林、湿地、荒漠化、生物多样性调查监测和保护工程规划设计工作的他来说,国家公园论坛的召开不仅让他分享了自己在生态研究方面的学术理论与做法,而且也让他学习了许多国内外不同的经验。

  周欢水告诉记者,青藏高原是三江源的发源地,是世界第三极,在全球有着特殊的生态地位,有许多独特的生物基因。青海“中华水塔”的作用非常明显,每天向下游输送600亿立方米的水,惠及六个国家,从加强青海自然遗产保护方面的角度来说对世界的贡献非常大。青海在生态保护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同时能感觉到省委、省政府对生态保护的重视,到目前,青海保护地面积占省国土面积比例高达36%以上,全国是18%,世界上能达到12-13%,这是很科学的指标,能够看出青海在全国乃至世界的自然遗产保护率是非常高的。作为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试点省,要拿出示范,为了2020年全国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的全面铺开,青海的工作在今年就要开始,先行先试,走在前头,而且水平还要高,这意味着给全国总结青海的经验和方案,对我们这些研究者来说也是一种重大的责任。

  长期的野外实地研究工作让周欢水感受到生态保护观念对人们越来越深刻的影响:“还记得我们在高原做研究的时候,团队里不仅有我这样半百的老人,也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在长达两个月野外研究的时间里,所有人在高寒缺氧的环境中没日没夜地加班,把各个行业的数据、各个保护地的情况调查回来,进行汇总分析,这里面不乏有年轻的女同志,没有一个人退缩,能感受到他们对生态保护事业的热爱和敬业,同时,这一行业也是对每一个年轻人业务、政治素养、生活上的历练。根据习近平总书记对青海生态未来发展、国家生态未来发展的明确指示和规划,我们要跟紧步伐,加倍努力,实实在在的去贯彻,让生态环境越来越好。”

  “青海有着辽阔的疆域,能够大面积保护,将来青海的生态好了,会辐射全国,以草定畜更加合理,也会保留放牧文化,在生态保护和农牧民致富上实现双赢。青海国家公园的建设会对全国国家公园的建设起到示范和带动带领的作用。能参加这次国家论坛我感到非常的荣幸,能从中总结许多发展模式出来,包括规划模式,制度模式,法律体系的建设等等,丰富了我们的经验,也为国家公园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好建议。”周欢水说道。(王 臻)

中国世界遗产独特的特征为世界提供中国方案——访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秘书长贾建中

  8月20日,国家公园论坛分论坛在西宁召开。记者采访了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风景园林分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贾建中。

  贾建中主要从事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国家公园、遗产保护及风景名胜区规划与研究工作。谈到对青海的印象时,“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青海了,这里给人一种壮阔之美,我对青海的印象很深,从可可西里的现场调查到一系列申遗的过程,我都有参与。”贾建中说。

  中国于1985年正式加入《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从1987年首次申遗成功至今,中国世界遗产总数已达55项,是全球世界遗产数量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贾建中告诉记者,我国世界遗产总数达到55项,居世界第一。可可西里申遗的全过程从前期到申遗成功,只用了两年多的时间,这个速度是很惊人的,可可西里申遗让世界更进一步认识了青藏高原,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强化管理、加强保护的过程,可以唤起更多人的关注与参与。

  贾建中说,青海地处青藏高原和世界第三极,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地区之一,在青海举办国家公园论坛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希望青海省以举办这次论坛为契机,广泛听取各方面专家的意见和建议,继续加大改革创新力度,积极探索实践,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和自然保护地优化整合提供更多经验。

  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和管理注重遗产的监测和适应性管理,为遗产管理提供动态的管理支撑,注重社区的参与和合作管理,在平衡社区利益的同时确保遗产的保护、注重遗产的可持续旅游和科普教育,在发挥经济效益的同时传递遗产的价值、注重多方参与管理体系的搭建,为遗产保护提供多方位的支撑作用。“这些优秀的国际理念和经验在多年的申遗和对外交流过程中逐渐影响到国内的遗产界,持续提升着国内的遗产管理水平。”贾建中说。

  当谈及中国在保护世界自然遗产方面积累的诸多经验和有益的实践时,贾建中说,在独特的中国国情下,中国的世界自然遗产地也孕育出了独特的特征。居民生产生活活动普遍存在、自然资源权属复杂、文化和自然要素交融、旅游活动普遍开展等均影响着世界遗产的保护管理。在实践过程中各遗产地均在探索适应本地的有益途径,如黄山在旅游活动管理和遗产监测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探索、青海可可西里在打击非法活动方面开展艰苦卓绝的努力、泰山等世界遗产地建立了符合中国国情的管理体制和机制。中国世界遗产独特的特征和管理经验为世界提供了世界自然遗产管理的中国方案,扩大了中国世界自然遗产的国际影响。(董 洁)